-

不過眼下根本不是去想催眠師在哪裡的問題,眼下最重要的是喚醒裴默,不然根本無法想象裴默會做出什麼事情。

李斯拿出自己的懷錶,擺在了裴默的麵前。

“裴默,剛纔那一切都是夢,都是夢,夢裡的一切全部都是假的,現在夢醒了,你也該醒了!”李斯話落,打了一個響指,卻發現裴默依舊是沉浸在自己的內心世界當中。

緊接著更加可怕的事情發生了,李斯親眼看到裴默的手伸進口袋,口袋裡似乎有一個硬硬的東西,是槍?他準備拔槍?他準備乾什麼?

“裴默,剛纔那一切都是夢,都是夢,夢裡的一切全部都是假的!現在夢醒了,你也該醒了!”李斯顫抖著重複之前的話,同時狠狠的用力的打上一個響指。

在第二次以後,裴默終於恢複一點清醒,他努力的搖搖頭看清楚坐在自己車後座的人,不是丟棄他的父母,也不是白卿卿,而是穿著一身奇怪粉色套裝,抹著鮮豔口紅的李斯。

“原來是你。”裴默輕聲的開口說道。

確定裴默已經恢複意識,李斯重重的鬆一口氣。

“你丫的,真是眼睛時刻都要黏在你的身上,到底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你突然之間像是中邪了一樣,你知道你剛纔打算做什麼嗎?你剛纔想要殺了我!”李斯氣呼呼的說道。

如果他不是一個催眠師,如果他不懂得喚醒裴默,隻怕現在他已經成了槍下冤魂了!

裴默抿抿唇,道:“抱歉。”

“這不是一句抱歉可以帶過的,你必須和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是什麼導致你突然的中邪?”李斯質問道。

“是——”裴默想要開口,卻發現他怎麼都說不出口了,他這一次的意識並冇有完全的操控,他還是記得先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的。

是他最信任,最不想懷疑的人,是小雪!

是他從M國帶回來的未婚妻,是她命令他開槍,殺死白卿卿!

“是什麼是,不要再賣關子了,快點說吧,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那個催眠師會一會了,我記得你剛纔是接了一個電話,然後變的奇奇怪怪的,所以問題出在電話上,是嗎?”

“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,那她的水平很有可能遠遠在我之上,我還做不到隔空可以操控一個人,但是他居然五年前就可以,他的師傅是誰?怎麼會有那樣神奇的天賦。”李斯不可思議的說道。

“不要胡說,什麼電話不電話的,根本冇有的事!”裴默否認道。

“你說謊,我剛纔明明聽到了你在和一個人打電話,緊接著你說不要不要什麼的。”李斯肯定的說。

見裴默想要把手機藏起來,李斯不乾了,這可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得到的資訊,他可不能當個糊塗蟲。

狹小的車廂內,李斯想要去搶奪裴默的手機。

雖然裴默現在隻剩下一隻手,但是他也不想想裴默當年跟著戰墨深風裡來雨裡去的,功夫手段怎麼可能是他一個成天隻知道搞學術的催眠師可以比的。

-